2013  

 

 

河口野學堂   11月5日上市(天下文化出版)

 

以下文字節錄自書中的作者序

 

我老早就嗅聞到,一種融合各類野性元素的自然況味,十多年來,我常有心或無意地靠近這塊略帶黏膩的土地:河口,她的美麗與哀愁我並沒有忽略,就像是淡淡拂過我臉龐的一陣微風,感受到了,卻任由她一而再地掠過我的生命。

這次我捉緊了機會,從一個微觀的昆蟲觀察者搖身一變成為宏觀的河口觀察者,是大學就讀的水資源與環境工程讓我注意到河口嘛?非也,大學參加登山社的爬山經驗強過各種工程實驗課,雙腳走出的知識與視野也絕非原文書中抽象的公式可比擬,更別提環境工程和環境保育總是背道而馳。是兩年多的自然生態節目製作經驗種下了這顆種子,儘管十多年後它才發芽。

彼時,剛退伍成為社會新鮮人的我,有緣進入專門製作高水準自然生態節目的五色鳥傳播公司,開啟一段上山下海的充實歲月(公司的潛水教練真的下海拍攝海洋生態,而我負責裝設海底攝影器材),沒有出外景的日子,公司製作過的節目與拍攝帶成為我知識上最佳導師,曾經我目不轉睛對著剪接監視螢幕,讚嘆數十萬隻字紋弓蟹大眼幼體集體溯河的奇觀,並怨嘆怎麼不是我出外景呢?花蓮秀姑巒溪口對我是何等遙遠,遙遠的其實不是距離,對沒有企圖心的人,再近的距離都嫌遠。

歷經一連串自然生態相關的工作經驗後,近幾年我以昆蟲攝影寫作成為職業,我自許為昆蟲發言人,為備受人類歧視的昆蟲發出不平之鳴,但我沒忘記曾經有個跨年夜,我站在蘭陽溪口和黑潮紀錄片同仁吹著海風,有家歸不得,和我們吹著同樣黏膩海風的還有數十位捕鰻魚苗的漁人,他們有的遠從台東而來,河口就像個聚寶盆,一條條等同新台幣百元大鈔的鰻魚苗從黑潮游了進來,河口吸引著洄游魚類,也吸引著漁人來此拼搏貼補家用的收入,那個夜晚我印象深刻,記錄河口的初衷源自於此,多年後我也試著將它實現。

真正貼近河口後才發現,記錄一條河口簡單,記錄全台灣河口卻有其難度,窮其一生或許無法達成,為了圓一個多年的心願,我仍將時間與精力投入河口的自然觀察,兩年多的時間不長也不短,只能盡我所能的造訪幾處河口,由北跑到南,由西跨到東,從泥灘到沙灘,由溼地來到沙嘴。除了地形地貌帶給我的震撼,野性十足的生物才是河口最吸引我的地方,當然,我也沒忘記記錄在河口與大自然搏鬥的漁人。好幾股力量在此交鋒,而我,忠實的紀錄下這一切。

由昆蟲到河口生物,轉變不可謂不大,我自認不是個專業的生物研究者,我努力扮演的是「自然觀察者」的角色,以實地走訪的觀察經驗,透過淺顯易讀並摻揉個人情感的文字,讓讀者用各種面向重新認識河口,這個一直被人們忽視的生態系。一般而言,河口生態系很少被單獨論述,總是包含在溼地、紅樹林、海岸等生態系中輕輕地帶過,像飄散在空中的蒲公英種子般輕盈,毫無重量感,而我能做到的就是聚焦在河口,以河口作為主要觀察地點,再擴及潟湖、海埔地。

此書的一切,都發生在這淡鹹相交、水出海入的河口地帶,只有堅毅的生物能在此存活,相同的考驗也發生在自然觀察者如我的身上,面對不同河口的變化挑戰,我無法自誇更不能自滿,我的堅毅也只不過比常人多一點罷了,應該算是傻勁吧,也因為擁有這股傻勁我才看到河口的豐富、美麗、無情,以及哀愁。當生物與漁人浸泡在乾溼不定的河口,我其實是站在遠處觀望的那個人,我常與他們保持適當的距離,不想因為我的來訪而造成對方困擾,每每不小心驚嚇到躲藏於河口一帶的生物,心中也總是充滿抱歉之意,但從這些經驗中,我才發現愈是空曠寂寥的河口,愈是有生物在此展現堅毅的生命力,長達兩年多的河口觀察下來,我是學習到最多的生物,雖然我的個性仍然不怎麼堅毅。

為了貼近以往甚少記錄的東部河口,我於2012年毅然決然搬到台東簡居,對一個在台北市都會區生活三十多年的人來說,一切從簡的台東生活並未有任何不適應,反而如魚得水,如蝦虎魚苗找到正確的溯河方向,儘管逆流而上卻甘之如飴,等著我的目的地是甘美之泉?還是荒蕪沙漠?我不得而知,但一路上所見之風景就足以豐富我的人生,我的生命或許早如動盪不安的河口,有時平穩如鏡,有時卻浪潮翻騰,一如河口地形樣貌,永遠沒有定型的一天。

 

12   

 

螢幕快照-1 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東木一邊民宿 的頭像
台東木一邊民宿

【Go East】 夠有意思。台東

台東木一邊民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