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 台東木一邊旅宿© 版權所有。木一邊 Muy-Bien 是西班牙文"很好"之意,希望我們能將美好的生活體驗與旅行記憶跟大家分享,更多的是,我們在台東的所見所聞 

 

開新車的人可能都得到了一種病而不自知,關於這種病我倒是再清楚不過,它入侵我的生活,從身體到心靈都深受影響,我了解我得的病叫 VITARA(可不是VIAGRA喔),那你的呢?每個人得到的病名都不相同,症狀卻十分相似,是種無預警但有意識的症候群,病情嚴重程度往往男高於女,熱血者高於冷靜的人。

症候群的病徵很多,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得到了,前三次病名分別是 CORSA、TIIDA、SX4-CROSSOVER,但這次發病我感覺到某一項病徵特別地嚴重,那就是車子在行駛之中,來自窗外的視覺刺激,油然而生一股興奮感,趕快在安全無虞的情況下停妥車子,拎起相機(或手機)後跑下車,再回身朝車子方向進行構圖,按下快門,然後反覆琢磨,再次構圖,再次按下快門。騎乘重機、單車者難免也有此症頭。

 

選個好天氣,VITARA 怎麼拍都好看(台東縣成廣澳漁港,背景為三仙台)

路人一定覺得很奇怪,怎麼有人不拍美景,而是一直對汽車拍攝呢?其實我兩者都拍啦(台東池上)

割稻機才是真正 Off-Road 的高手啊(台東池上)

找一條沒有金城武拜訪過的道路,那裡才像真正台東的樣貌(台東瑞源)

從台東市出發,往山線或海線都很方便(圖片由上而下為:台東大溪,台東岩灣,台東都歷,台東東河)

可都會也可戶外(台東市木一邊旅宿)

與最近挺夯的台東大學圖書館建築合影(台東知本)

 

坐在副駕駛座位的老婆已習慣(或容忍)我這項病徵,但身為一個職業的自然生態攝影師,怎麼不把鏡頭對準昆蟲或螃蟹,反倒將焦距對準汽車,活脫像是第一次買新車的年輕小伙子才會做的舉動。

我只能說,熱情是會轉移的,就跟愛情一樣,要從一而終並不容易。

邁入不惑之年後,我的生活也轉移到了台東,專職寫作的形態也改為兼職民宿經營,在今年三月購入 SUZUKI VITARA 後,又喚起了另一次的新車症候群,宛如在快要熄滅的冓火中添上新柴,火不需要烈,只期盼可以燃燒更久。

 

登山社學弟也買了紅黑配色的 VITARA,環島時特別開到我家門口,與我的白V合影(台東市木一邊旅宿)

找個特別的角度拍攝(台東市木一邊旅宿)

VITARA 與房子顏色很搭(台東市木一邊旅宿)

 

相較於昆蟲攝影的微觀角度,汽車攝影的視野屬於宏觀,為了維繫這股新熱情,我得發動車子進行一趟又一趟的小旅行,身處台東的優勢此時派上用場,海景山景皆可當天來回,很多地點其實我早已造訪過,但再次造訪因為有了不同的工具(汽車、相機),心情也不一樣。

 

目前我多以消費型數位相機 Sony RX100M2 進行拍攝,手機由於鏡頭變形太嚴重,比較少使用(台東南迴公路壽卡)

難得造訪西部,特地繞到台南六甲的媽祖廟前吃冰(台南六甲)

 

當然,我不是推銷汽車的,拍攝汽車也只能說是旅程中附屬的餘興節目,其實我想推銷的是「大自然」,無論是好的景色或是壞的景色。因為二十年來跑過全台灣無數地方,環境破壞的速度比汽車科技更新的速度還快,我參悟到台灣整個島嶼就是個大工地,道路爛還是小事,在不該開路的地方大肆開路才是嚴重的事,更別提炸山挖礦、盜伐林木、河川水泥化、濫捕野生動物等怪事層出不窮。

「美景是給有錢人欣賞的。」一位住在太麻里的農民脫口而出的這句話,當下聽得我有些羞愧,眼前對我們來說的美景,他們不僅司空見慣,更無心欣賞,因為每天迎接他們的,都是忙不完的農事與家務事,當我們抬頭望著美景或天空雲彩,農民們只能忙著低頭關心農作物。

 

全台灣山區開發嚴重,像是大面積開墾以種植生薑,地表裸露令人擔心水土保持(台東多良)

開發無處不在,這麼陡峭的山坡開路種植生薑只是冰山一角(台東太麻里)

 

所以偶爾我必須嚴肅些,收起笑容,正視環境改變的問題,我無法改變大自然環境消逝的現況(就算連齊柏林導演的『看見台灣』紀錄片也無法扭轉很多現實,而他連命都賠上了),能力有限的我只能記錄大自然改變的「過程」,我知道將來必定有很多曾經美麗的事物會消逝。

依照常理,汽車如果要長銷,各種大小改款不可缺少;至於大自然,根本無需人類雞婆的替森林、河川或海岸進行改款,再怎麼改,最後還是依靠大自然而存活的人類吃虧啊。

 

南迴公路拓寬後行車格外心曠神怡,其實這樣都是要付出代價的(台東大溪)

換個角度拍攝,會發現路基都是與海岸爭地,為了保護路基,工程單位丟下數量龐大的消波塊,在我們視線不容易看到的地方,地景早就崩壞了(台東大溪)

昔日中國有萬里長城,今日台灣也有肉粽長城,台灣每年海岸線都在退縮,這不是只是丟消波塊就能解決的,還包括不斷建設港灣產生的「突堤效應」,與開採河川砂石,造成從河川流入大海的砂石大為減少,海岸線少了砂石補充,漸漸消失成為常態,西部東部都是如此(台東大溪)

這條溪流也不知得罪誰(或要造福誰?),直的看橫的看都不像條溪流,各種生物當然也別想在這裡存活了(台東關山)

這原本是條美麗的出海口,擁有金黃色的沙嘴地形,可惜為了方便汽車快個幾分鐘到海生館,快速道路就像把利刃劃過,從此美景不再(屏東車城)

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,為了海邊無數的魚塭,海邊架起數量驚人的抽水管線,也是另一個台灣奇蹟(屏東枋寮)

還不到下一代,從我們這一代就開始在夾縫中求生存(新北八里)

與工業區為鄰居的蚵仔,想必活得不太開心(雲林麥寮)

 

>>

>>>

>>>>

我期待下一次新車症候群再犯時(不知道幾年後),

車後的美景,

依舊。

 

【 延伸閱讀 】

 

關於我們>>台東木一邊旅宿>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東木一邊民宿 的頭像
台東木一邊民宿

【Go East】 夠有意思。台東

台東木一邊民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