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8507  

 

 

陸地行舟---彈塗魚 

 

 

是的,我的雙腳已經麻痺,蹲踞於泥灘邊緣,為了不驚嚇眼前灘地上的蟹兵魚將,血液循環不良成了必要之惡。蹲有二十分鐘吧,何時腳麻我無從推測,只能繼續從萬千招潮蟹中,剔除掉手持剪子並胡亂揮舞的輪廓,柔軟細長的軀幹才是我心靈的慰藉,有暫時麻痺神經騙過大腦忘卻腳麻的療效。一身灰泥色與泥灘地無異的彈塗魚是我主要目標,台灣有五種彈塗魚,分別是大彈塗魚彈塗魚、銀身彈塗魚、青彈塗魚與大青彈塗魚,良好的保護色讓你我不易從色彩中破解牠們的偽裝,只有藉由牠們扭動前行時的滑稽姿態,方能從螃蟹群中辨識出來。

退潮後的河口泥灘地早被生物擠得水洩不通,數量最多的當屬各類螃蟹,螃蟹們依恃著吐泡泡交換氧氣的絕招而離開水面,身為魚類卻能離開水體的彈塗魚則成魚族異類,牠們憑藉鰓室中殘留水份,加上不時維持皮膚濕潤,可度過退潮無水的短暫陸地生活。所幸泥灘地仍然濕潤且處處散布小水窪,彈塗魚無需擔心生命乾涸,牠們只需不時到水灘過過水,滾動身軀讓皮膚保持濕潤即可,畢竟,牠們仍脫離不了身為魚類的桎梏。

水面生活畢竟迥異於水面之下,彈塗魚早已做好準備,撐起身子「匍匐前進」是牠們在陸地上的泳姿,肉質化發達胸鰭讓牠們得以陸上行舟,輔以腰際線之下的尾鰭擺動(其實魚類沒腰身),忸怩不夠乾脆的前行姿勢於是誕生。長於頭頂的一對突眼是彈塗魚外表最大特徵,貌如青蛙的面向代表著牠們關「注」的是來自頭頂天空的威脅,對各類水鳥而言,彈塗魚柔軟身軀比起硬殼螃蟹好入喉多了。有鑑於惡客多半來自天空,彈塗魚遇到危險會本能迅速爬進水窪中,水窪雖淺仍能隱身,慢慢地,水面上冒出彈塗魚的突眼,就像潛水艇伸出潛望鏡來觀察水面上動靜,一旦危機解除,彈塗魚將再次現身濕潤泥地,用吸塵器般的嘴巴不斷左右搖擺,以牙齒刮食藻類為食。

面對泥灘地上體型大小不一的彈塗魚,我腳麻的代價不只是目睹牠們滑稽樣貌,終極目標是找到體型往往超過十公分並俗稱花跳的大彈塗魚,體型越大越好,這些大傢伙們領域性極強,脾氣又不怎麼好,常上演大欺小的畫面,壯碩者張開血盆大口作勢啃咬弱者。如果遇到的是體型勢均力敵的對手,一陣煙硝味立刻升起,雙方各自升起自家旗幟(背鰭),一旦正面交鋒,在強壯胸鰭的發難下,輔以力道十足的尾鰭甩動,兩隻張著大嘴的大彈塗魚瞬間跳離地球表面,短暫的在空中比畫一番,雙方力道十足卻沒有傷害對手的意思。這場君子之爭很快地落幕,我無從得知誰是贏家,只見弱小者識趣地爬開,但我的腳麻怎麼還賴著不走呢!

 

大彈塗魚不吝於展現背鰭。

6-1_7285

 

大彈塗魚鰓室發達可儲存水份,利於暫時離開水面生活。

DSC_8640

 

彈塗魚背鰭尺寸縮小許多,脾氣卻沒有變好,互相追逐畫面屢見不鮮。

DSC_8498

 

彈塗魚被追急了,直接用跳的逃離。

DSC_8558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台東木一邊民宿 的頭像
台東木一邊民宿

【Go East】 夠有意思。台東

台東木一邊民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